無明的阻礙
無明的阻礙
佛法的偉大與讚嘆,並非需要那博學又多聞的知識來襯托它的宏偉,而是謙卑持恆的態度與尊敬來承傳。
沒有人天生就有累世的智慧與基礎可鑑,皆由不間斷的試煉與嘗試去喚醒那陳封已久的資源,人生學佛這條路很長,這條路的資源更是深不可測,有多少資產多少時間是浪費在無明的阻礙上,是別人給予的,還是自己所鋪設的,別說那是因果自然,凡事不能推之因果這環節,雖有因有果,但必竟學佛這路途,程咬金特別得多,特別不設防,特別容易走錯。這佛路利益太大,只要是生為人,這門功課是早晚都得學習,都得繳上那麼些學費,多或寡免不了一定得付出。善因之人,付出的時間多於小惡之人,原因無二,只希望若有來世,有一些小小的願望能實現。小惡之人因為私,近利而為,先近利而善為,皆因己之私而為,因果之論便在於那小惡之人。
道----經先人的步伐已明顯初陳,經書上的法義特別得明顯動人,而一切的道理,卻落入了有心人的鍊財術,世間佛錄傳善之道,在引導根除世眾根深的惡習,以利而誘之近佛,而近佛的同時,大多跳不開那利益上的遷引,不管是團體上的盈利,或小至個人上的小利,有念上的利益諸行,甚一個小咒所得之利益都為無明的一種心念。或許不該這麼說,或許多數世眾只想得到那天人福報下的果。
一個人打自娘胎受生始起,便初入學習的心,一步步因環境而不斷的吸收學得世間上的法或智慧,直到接觸了佛法、道傳,以經為本要親佛,以神為敬仰而信之,有佛學得基礎不外乎世襲、嫡傳、囑託、拜師、自修…等而來,再如何的學習,再如何得精通,一切之法皆為無上之佛法神識,是經一代代承傳而來,自無字天書經過人轉換成有形式的記錄而來,這些記錄便成為後世人們承傳的有形模式。每一世都有得道的高僧,而世傳的法人,是否有延習而創新世傳,接看承傳人之道行與心念,非說有聲望之道法高僧傳人便有得法高人。
無明便是從生活上不間斷的累積而來,例說:以道師為例,仿間多以法師道傳後人,多以親授其子為要,後授他人為輔,先以自利方利它,且利它是有條件之說,諸不知其法為無,乃經先人已無形化有形而延傳,諸不知以人之根器品性為上而嫡傳,雖口說已根器性品之行而傳授,實為非口說之心,乃以可論斷其法傳到百年便斷其真傳,得再經其後人有品根之士研之再次宏偉。這皆為現道傳所衍之實,實違道人之始。
末學雖承道多年,雖有法確不如法,雖有道傳確不如傳,皆為無明所苦,而無明確是所學而來,礙之而生。現所用諸法皆為傳學,怎丟棄其學之法,實為不易。
末學常常會亂了方寸,是用有形法呢? 還是無形法呢? 就在這兒的同時,無明便悄悄得升起,那可真亂了執事之心,想起來很慚愧。不管用法如何! 用心是最為重要的一件事。心中的深淺念頭是無明的一大阻礙,且那無明非你說不起,便能無起,那是平日就應該有的一種行境。知道多了不見得懂得多,懂得多不見得法有多高,若有天突然喪失了記憶,那所學傳法怎可用之,當用傳學看事實,便有一種所學得念頭,執事的行板,若判斷錯誤那怎麼辦? 是有過這樣的情形耶,不是沒有過耶~.~。
學要學倒沒有武器之說,沒有工具之說,沒有可以參考之說,一切法總在虛空之說 除了真辦事外要去無明之礙,還真的挺難得,這是末學個人的淺見之說。法修之人,應知其身量根器,可否助人或僅能助己或旁助,可有分別之說,若無道根之器,還是立身立德為要,緊守本分。若為濟世之眾,無明之擾,總有紛亂,淺而深行總有明澤。
無明之說,定由世間的智慧而來,非由無端生念之 說,因所習所觀所看,早已墊入心坎,如同末學曾發表之說,修行中段之眼識,因看穿不破那有形式的世間之念,無明之念萬念不止。如同念咒之時,持念者已先給了自己此咒的意思與意義,怎能無念無明而持呢? 那法已相去了大半得功用,助法與濟世之要尚有分別,一為立既性的法施有神識相應不容有誤。一為財施或法施的助行尚可有退。助緣法若持者已生其所念,一念既萬念,怎有實相之法而持念行呢? 無端生有之顯,此乃世間之相法,若不破虛空之念,無明便形影如身。
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家用

lpufovob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